近年鄉土文化越來越受到各界的重視,更有各領域鄉土教學的推動,鄉土教學旨在使學習者認識鄉土,熟悉在自己家鄉中曾經發生的事與環境,認識曾經為鄉土努力的先賢們,以便能夠適應家鄉的環境、善用家鄉的資源並進而達到愛鄉土的目的。

霧峰舊稱阿罩霧,台灣開發早期為洪雅平埔族原住民活動區域,清乾隆時期林家渡台始林石先生率族人來台墾殖,初期活動於大里(今台中縣大里市),後因林爽文事件受致牽連,大里家毀而由林石公長媳林黃端娘攜子瓊瑤及甲寅遷居霧峰頂竹圍(即今之甲寅村),開始了林家在阿罩霧墾拓的艱苦歷程。甲寅育有四子,其中長子定邦之家宅因地理位置相對處於南邊,故後世統稱為下厝,而次子奠國之府第處於北方,故後世統稱為頂厝;至此,霧峰林家開始有了頂厝即下厝之分。

相傳甲寅公夢得土地公增金,並引以為資經商致富,霧峰林家家道因而中興;甲寅長子林定邦與草湖林和尚發生紛爭被殺,林定邦長子林文察殺林和尚以報父仇而入罪,時因小刀會之亂,林文察戴罪立功並因此免罪。清咸豐十一年(1861年)率台勇破太平軍有功,官至總兵,同治年間又屢克太平軍建功,受左宗棠舉薦為建陸路提督並兼領水路提督;同治三年(1864年)戰死萬松關,太平軍恨之入骨致使林文察屍骨不存,林家後人以衣冠代之葬於萬斗六之倒飛鳳山,後又遷葬於太平車籠埔之牛角鎮坑。林文察因戰功彪炳,死後追贈太子少保,其在世時所居宅第即為下厝之代表建築一宮保第。霧峰林家之武功在文察時最為風光,文察生有三子,最能繼承家業者是林朝棟,朝棟助當時建巡撫劉銘傳於中法戰爭中,擊退法軍於獅球嶺,劉銘傳因此將全台樟腦專賣權授予林朝棟及頂厝林文欽,霧峰林家藉此累積了大量的財富。霧峰下厝至朝棟之後盛名漸走下坡,轉而由頂厝的堂兄弟林獻堂繼承起林家功勛,從此之後,霧峰林家由武功轉型至文化傳家。

霧峰林家在下厝林文察之功名達到巔峰之同時,頂厝亦出現一位優秀的成員一林文欽。林家自遷居阿罩霧後,以農為本並習武強身,族中以林文察及林朝棟父子兩人武功最為鼎盛,但後來卻因捲入政爭致家道中落;與文察同輩堂兄弟之林文欽卻獨好於文學。林文欽,字允卿,號幼山,為頂厝林奠國公之三子,母親為羅氏;林文欽在武將出身的林家另成一格,清光緒十九年(1893年)鄉試中舉,由於他的影響,使得霧峰林家成為台灣五大家族中唯一以文化傳家的世家。此外,林文欽公受母親羅太夫人之影響,平日樂善好施,曾經捐金救助饑民,更散千金協助化解泉州移民之間的械鬥,在阿罩霧則對窮困鄉民贈金施藥,人稱「萬安舍」。

林文欽生有二子,長子獻堂,次子階堂,與文鳳所生之澄堂、烈堂,文典所生之紀堂,人稱為五堂兄弟。這五位堂兄弟中以林獻堂先生所造成對台灣近代的民族運動,經濟、文學、政治及美術的影響為最大。

文獻記載,林文欽公於1893年鄉試中舉後,為效法春秋時期老萊子彩衣娛親的孝行,建築了萊園。根據林獻堂「先考文欽公家傳」所云:「…….而母羅太夫人在堂,雅慕萊子斑衣之志,築萊園於霧峰之麓,亭臺花木、靜寂幽遂家蓄伶人一部。春秋佳日,奉觴演劇侍羅太夫人以游。所以娛親者無弗致。」萊園、台南吳園、新竹北郭園及板橋林本源邸園合稱台灣四大名園。林獻堂先生之弟林階堂先生,曾以「月明池影一樓靜,風動梅花隔崦香,香飄丹荔風三面,綠蘸清池水一奩」來形容萊園中五桂樓、小習池、荔枝島、飛觴醉月亭之風光。

但頂厝林家子孫林承俊先生在「萊園興修史話」著作中提出,根據陳達明先生所提供之照片可看出,步蟾閣(即五桂樓)應修築於西元1887年(丁亥年),由此可見萊園建園的歷史應在清光緒十三年前即動工修建。有此一說,特供參考。


60年代的飛觴醉月亭與林文欽先生銅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