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任公先生來台訪遊居於萊園五日,對於萊園的美景讚賞不已,也對當時萊園主人的志節充滿欽佩之情,因此共留下詩句十二首,後人稱為「萊園名勝十二絕句」。

人物自是徐孺子,

山林不數何將軍;

稍喜茲遊得奇絕,

萊園占盡月三兮。

梁啟超先生於西元1907年在日本奈良與林獻堂先生晤面深談後,內心了解獻堂先生不慕榮利的高絕人格,當梁啟超先生遊歷萊園提十二首絕句時,首絕第一句乃以東漢「徐犀下陳蕃之榻」,賓主盡歡的美事;二句以東漢何休受陳蕃黨錮之累而後歸隱山林,從事文化事業的故事為喻來評論獻堂先生澹泊名利的高絕人格, 並致力於文化事業的犧牲奉獻精神;最後再以萊園的美景作結。

萊園十景為:木棉橋、擣衣澗、五桂樓、小習池、荔枝島、萬梅崦、望月峰、千步磴、夕佳亭、考槃軒。

春煙漠漠雨蕭蕭,

劫後逢春愛寂寥,

誰遺蜀魂啼不了,

淚痕江上木棉橋。

橫跨在擣衣澗之上的橋樑,通往萊園入口,原為進出萊園必經之路,而「木棉橋」一名來自於原本四周種滿的木棉樹,故稱之,而原本木棉橋為木造,於昭和五年,西元一九三O年才改建為水泥橋。


谿紗浣罷月華明,

荇帶蒲衣各有情,

我識蓬萊清淺水,

出山原似在山清。

源自於九九峰之山澗,蜿蜒而下─力由外向內環抱住萊園,古時婦女常在此洗衣,而又因從前洗衣方式並非使用肥皂,一說是利用河泥或茶渣當清潔劑,然後以木棒擣衣的方式,故得此名。由於現代科技發達,已不再使用擣衣方式洗衣,故盛況不再。


娟娟華月霧峰頭,

氾氾光風五桂樓,

傳語王孫應好住,

海隅景物勝中州。

根據文物考據,於西元一八八七年建之「步蟾閣」,而在西元一八九三年林文欽中舉後,再擴建成萊園,直至西元一九O六年,再改建並更為五桂樓,建樓之初,為羅太夫人(林奠國夫人,林文欽之母)起居之用,一樓為起居室,二樓則是羅夫人看戲的位置(舊時於飛觴醉月亭中演戲)。

而「五桂樓」一名,得自樓前種植的五棵桂樹,代表著對於頂厝五位堂兄弟(紀堂、烈堂、獻堂、澄堂、階堂)富貴騰達的期望(「桂」音同「貴」),另有取自三字經中之「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之意的說法。 五桂樓以梁啟超曾在此地下榻五日而聲名大噪,亦被政府列為國家二級古蹟。

 

一池春水干誰事,

丈人對此能息機,

高柳吹綿鴨穩睡,

荔枝作花魚正肥。

萊園小習池是萊園建園時一同挖掘之水池,其功能有兩種說法,一為風水池,另一說法是當初挖掘建材建成;兩種說法均有其理。而池水是來自池畔之泉眼湧泉,以及擣衣澗之山泉水,自是清澈碧綠,使水色映山光,美不勝收。

每到春雨時節,紛紛細雨從天降,搖曳樹枝展新芽,映著山色的綠水被春雨撩起無限漣漪,更是別有一番風味,因此,「萊園雨霽」亦成為台中十二景之一。

 

一灣流水接紅牆,

自憩圓陰納午涼,

遺老若知天寶恨,

新詞休唱荔枝香。

 

荔枝島是小習池中的一個土台,宛如小島,其上原種有數棵丹紅荔枝,故得名。梁任公在詩中以唐玄宗寵愛楊貴妃,引致天寶亂事,故以荔枝隱喻國仇恨事。

島上另建有歌臺,原本是供羅太夫人用以欣賞戲曲的歌臺,因此,名雖為亭,但造型卻是有別於一般的涼亭,獨樹一格,是霧峰地區相當有特色且值得研究的古蹟。

在羅太夫人逝世後,由林獻堂先生加以修建成供文人雅士聚會、把酒論詩詞之處,相傳當時的文人常醉飲望月,樂而擲觴,並引詩仙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中之「飛觴而醉月」一詞,得名「飛觴醉月亭」。

而多少美麗動人的本土詩詞,就在這亭下,由文人口中吟出,亭中四柱亦留有林階堂先生親題之詩句,「月明池影一樓靜,風動梅花隔崦香,香飄丹荔風三面,綠蘸清池水一奩。」將飛觴醉月亭四周景色之美,描寫得淋漓盡至。

依山傍水的飛觴醉月亭,日暮時分,亦是格外有幾分特殊風味,漫步亭上,享受四周山光水色映黃昏,叫人常留連忘返,雖不為詩作賦,亦無酒盡擲觴,但仍是可以感受一下當年文人雅士之風範,抒發思古之情懷。


澹霧籠谿月上陂,

曉來春己滿南枝,

君家故事吾能記,

可似孤山鶴返時。

相傳自小習池沿山坡而上,一眼望去,窮目之視盡是梅林,梅花開時,白花有如排山倒海之白浪,自山上傾洩而下,注入小習池中,偶有春風拂來,眼見枝頭梅花搖曳,有如萬馬奔騰之勢,但襲來者卻是一陣陣的清香。


望月峰頭白霧滋,

南飛烏鵲怨無枝,

不知消瘦姮娥影,

還得娟娟似舊時。

沿著千步蹬往上走,穿過萬梅崦,即可登上望月峰,望月峰是九九峰山脈之一峰,為萊園之最高點,是中秋賞月之好地點,舊時在其上亦可將台中盆地盡收眼底,一覽無疑,因此,除了夜空明月繁星之外,台中盆地之萬家燈火,猶如撒落在地表上的夜明珠,與星斗爭輝。


綿綿列岫煙如織,

曖曖平疇翠欲流,

好是扶笻千步蹬,

依稀風景似揚州。

千步蹬為通往望月峰之山林小徑,沿途綠蔭夾道,霧氣嬝嬝,石階彎蜒向上穿越萬梅崦後即到達望月峰,在登石蹬路程中,就宛如置身雲端,故又稱為「淩雲蹬」。


小亭隱几到黃昏,

瘦竹高花淨不喧,

最是夕陽無限好,

殘紅蒼莽接中原。

原座落於萊園中央位置,也就目前明台高中之操場中央處的夕佳亭,在沒有現代建築之遮蔽之下,是萊園之中,黃昏時分,欣賞夕陽美景及飽覽萊園及霧峰景緻的好地方,亦取「夕陽無限好」之意而命名為夕佳亭。 有一說認為,夕佳亭為一九三五年為建林允卿銅像而遷到目前位於三十六台階後的小丘上。


久兮生涯託澗邁,

鹽送老意如何,

奇情未合銷磨盡,

風雨中宵一嘯歌。

位於柳橋至木棉橋之河道中段,順擣衣澗流水而下的左側,即目前明台高中司令台前方處,原為林獻堂加入櫟社後,更成為抗日人士共同討論對策及意見交流的地方,其名取自於詩經,「考槃」指的是有德行者為其志而隱居避世之意。


鸞吪鳳靡送年華,

頗識吾生信有涯;

惆悵無因成小隱,

賣書猶欲問東家。

此絕為第十二首,寫梁啟超先生即將離開萊園的不捨及自覺與獻堂先生相識恨晚心情。詩中作者以鸞鳳喻獻堂先生與自己縱有俊秀之才,卻在風雨飄搖的時代與有限而無情的年華中耗盡,在心有餘而力不足狀況下,惆悵無端,闡明獻堂先生只得小隱山林,築萊園過著清閒生活。